尸罗清净心清净,寄迹南台亦有时。室掩香灯见行道,壁悬巾屦伴孤禅。宝书独欲烦君诵,法力真期迨我先。细味此诗如实录,他年僧史定须编。——西夏·释德洪《送楞严经珣维那》

十年尘土中,厥状浸成俗。坐令眠云衣,化作征人服。此行欲买舟,寻作者旧山谷。识君御水傍,笑齿璨明玉。肃静鹙子仪,脩拔孝基目。殷勤抚道义,祖道欲倾覆。赖子今妙年,真风跬可续。闻之厚自愧,所趣在幽独。君言如不欺,是亦含生福。须臾读君诗,气韵丽可掬。心胸何玲珑,多能吾所伏。春流日夜急,归心难管束。良会故已述,妙谈何日复。吴山嘉有馀,为君置茅屋。头白早归来,暮云无使瞩。——南梁·释德洪《宝月偶值报慈坐中走笔》

吹毛用了急须磨,铁脊师兄舌太多。祖佛命根俱截断,笑中惊倒老维摩。——北魏·释德洪《不知凡几居士以峡州天宁见邀作此辞免六首
其一》

送楞严经珣维那

宋代:释德洪

年十四,父母双亡,依三峰靘禅师为小孩子。哲宗元祐三年,试经於东京(Tokyo)天王寺,冒惠洪名得度为僧。八年后南归,依真净禅师於武当山归宗寺,随真净迁洪州石门。叁九周岁始,游方东吴、青云山、宛城等地,住交州清凉寺。冒名剃度事发,入狱一年,勒令返俗。后至东京(Tokyo),入都督张商英、枢密郭天信门下,再得度,赐名宝觉圆明禅师。徽宗政和元年,张、郭贬斥,亦受连累,发配朱崖军。三年,得释。五年,返筠州,馆於荷塘寺。后又被诬以张怀素党系瓦伦西亚狱百馀日,遇赦,归湘上南台。高宗建炎二年卒,年五十八。

释德洪

丹景山头宿梵宫,玉轮金辂驻虚空。军持无水注寒碧,兰若有花开晚红。武士尽排青嶂下,爱妻皆在讲筵中。笔者家帝子传王业,积善终期四海同。——唐代·徐氏《和题丹景山至德寺》

和题丹景山至德寺

旅游灵境散幽情,千里江山暂得行。所恨风光看未足,却驱金翠入龟城。——南齐·徐氏《题天回驿》

题天回驿

圣灯千万炬,旋向碧空生。细雨湿不暗,好风吹更明。磬敲金地响,僧唱梵天声。若说无心法,此光如有情。——金朝·徐氏《三学山夜看圣灯》

三学山夜看圣灯

宋代:徐氏

圣灯千万炬,旋向碧空生。细雨湿不暗,好风吹更明。磬敲金地响,僧唱梵天声。若说无心法,此光如有情。1

宝月偶值报慈坐中走笔

宋代:释德洪

年十四,父母双亡,依三峰靘禅师为幼儿。哲宗元祐七年,试经於东京天王寺,冒惠洪名得度为僧。四年后南归,依真净禅师於九华山归宗寺,随真净迁洪州石门。30虚岁始,游方东吴、五龙山、明州等地,住钱塘清凉寺。冒名剃度事发,入狱一年,勒令返俗。后至东京(Tokyo),入郎中张商英、枢密郭天信门下,再得度,赐名宝觉圆明禅师。徽宗政和元年,张、郭贬职,亦受牵连,发配朱崖军。四年,得释。八年,返筠州,馆於荷塘寺。后又被诬以张怀素党系哈尔滨狱百馀日,遇赦,归湘上南台。高宗建炎二年卒,年五十八。

释德洪

再到铜仁顶,玄都访道回。云披分景色,黛锁显楼台。雨涤前山净,风吹去路开。翠屏夹流水,何必羡蓬莱。——北宋·徐氏《题温州宫》

题温州宫

丹景山头宿梵宫,玉轮金辂驻虚空。军持无水注寒碧,兰若有花开晚红。武士尽排青嶂下,老婆皆在讲筵中。我家帝子传王业,积善终期四海同。——明代·徐氏《和题丹景山至德寺》

和题丹景山至德寺

圣灯千万炬,旋向碧空生。细雨湿不暗,好风吹更明。磬敲金地响,僧唱梵天声。若说无心法,此光如有情。——孙吴·徐氏《三学山夜看圣灯》

三学山夜看圣灯

宋代:徐氏

圣灯千万炬,旋向碧空生。细雨湿不暗,好风吹更明。磬敲金地响,僧唱梵天声。若说无心法,此光如有情。1

数不尽居士以峡州天宁见邀作此辞免六首 其一

宋代:释德洪

年十四,父母双亡,依三峰靘禅师为小孩。哲宗元祐三年,试经於日本首都天王寺,冒惠洪名得度为僧。八年后南归,依真净禅师於摄山归宗寺,随真净迁洪州石门。三十虚岁始,游方东吴、太行山、宛城等地,住明州清凉寺。冒名剃度事发,入狱一年,勒令返俗。后至东京(Tokyo),入里胥张商英、枢密郭天信门下,再得度,赐名宝觉圆明禅师。徽宗政和元年,张、郭贬职,亦受牵连,发配朱崖军。八年,得释。八年,返筠州,馆於荷塘寺。后又被诬以张怀素党系桂林狱百馀日,遇赦,归湘上南台。高宗建炎二年卒,年五十八。

释德洪

周回云水游丹景,因与真妃眺上方。晴日晓升金晃曜,寒泉夜落玉丁当。松梢月转琴栖影,柏径风牵麝食香。虔煠六铢宜铸祝,惟祈圣祉保遐昌。——南梁·徐氏《丹景山至德寺》

丹景山至德寺

灵沼萦回邸第前,浴日涵天写曙天。始见龙台升凤阙,应如满天起神泉。石匮渚傍还启圣,桃李初生更有仙。欲化帝图从此受,正同河变一千年。——辽朝·姜晞《郊庙歌辞。享龙池乐章。第天问》

郊庙歌辞。享龙池乐章。第天问

圣灯千万炬,旋向碧空生。细雨湿不暗,好风吹更明。磬敲金地响,僧唱梵天声。若说无心法,此光如有情。——齐国·徐氏《三学山夜看圣灯》

三学山夜看圣灯

宋代:徐氏

圣灯千万炬,旋向碧空生。细雨湿不暗,好风吹更明。磬敲金地响,僧唱梵天声。若说无心法,此光如有情。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