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窗乍见水光平,漠漠春阴未肯晴。绝似江南好风景,一川烟雨画中行。——宋代·张素《汽车中望松花江》

好梦惊回月满庭,朔风凛冽一灯青;至今夜半涛声起,犹作当年战鼓听。——宋代·王松《冬夜书感》

巍巍龙虎山,融结自太古。笃生虚静君,道独继祖武。真人生岩穴,萧然一环堵。蓬首目光炯,燕坐闻众父。爰契虚静心,天风桧杉舞。——宋代·郑元祐《上清金蓬头道者画像》

汽车中望松花江

宋代:张素

张素,尝官起居舍人(《甘竹胡氏十修族谱》)。太宗雍熙三年,除左拾遗(《宋会要辑稿》刑法六之五一)。真宗咸平元年,官荆湖转运使(同上书蕃夷五之七五)。

张素

千寻绿嶂夹流溪,登眺因知海岳低。瀑布迸舂青石碎,轮茵横翦翠峰齐。步黏苔藓龙桥滑,日闭烟罗鸟径迷。莫道穹天无路到,此山便是碧云梯。——宋代·徐氏《玄都观》

玄都观

翠驿红亭近玉京,梦魂犹是在青城。比来出看江山景,却被江山看出行。——宋代·徐氏《题天回驿》

题天回驿

丹景山头宿梵宫,玉轮金辂驻虚空。军持无水注寒碧,兰若有花开晚红。武士尽排青嶂下,内人皆在讲筵中。我家帝子传王业,积善终期四海同。——宋代·徐氏《和题丹景山至德寺》

和题丹景山至德寺

宋代:徐氏

丹景山头宿梵宫,玉轮金辂驻虚空。军持无水注寒碧,兰若有花开晚红。武士尽排青嶂下,内人皆在讲筵中。我家帝子传王业,积善终期四海同。1

冬夜书感

宋代:王松

王松,字不凋,称王四十郎,金陵人,设质库于清化寺中。哲宗元祐间曾从荣天和学诗。

王松

六盒宝典最新免费资料,翠驿红亭近玉京,梦魂犹是在青城。比来出看江山景,却被江山看出行。——宋代·徐氏《题天回驿》

题天回驿

千寻绿嶂夹流溪,登眺因知海岳低。瀑布迸舂青石碎,轮茵横翦翠峰齐。步黏苔藓龙桥滑,日闭烟罗鸟径迷。莫道穹天无路到,此山便是碧云梯。——宋代·徐氏《玄都观》

玄都观

丹景山头宿梵宫,玉轮金辂驻虚空。军持无水注寒碧,兰若有花开晚红。武士尽排青嶂下,内人皆在讲筵中。我家帝子传王业,积善终期四海同。——宋代·徐氏《和题丹景山至德寺》

和题丹景山至德寺

宋代:徐氏

丹景山头宿梵宫,玉轮金辂驻虚空。军持无水注寒碧,兰若有花开晚红。武士尽排青嶂下,内人皆在讲筵中。我家帝子传王业,积善终期四海同。1

上清金蓬头道者画像

宋代:郑元祐

(1292—1364)处州遂昌人,迁钱塘,字明德,号尚左生。少颖悟,刻励于学。顺帝至正中,除平江儒学教授,升江浙儒学提举,卒于官。为文滂沛豪宕,诗亦清峻苍古。有《遂昌杂志》、《侨吴集》。

郑元祐

翠驿红亭近玉京,梦魂犹是在青城。比来出看江山景,却被江山看出行。——宋代·徐氏《题天回驿》

题天回驿

登寻丹壑到玄都,接日红霞照座隅。即向周回岩下看,似看曾进画图无。——宋代·徐氏《玄都观》

玄都观

丹景山头宿梵宫,玉轮金辂驻虚空。军持无水注寒碧,兰若有花开晚红。武士尽排青嶂下,内人皆在讲筵中。我家帝子传王业,积善终期四海同。——宋代·徐氏《和题丹景山至德寺》

和题丹景山至德寺

宋代:徐氏

丹景山头宿梵宫,玉轮金辂驻虚空。军持无水注寒碧,兰若有花开晚红。武士尽排青嶂下,内人皆在讲筵中。我家帝子传王业,积善终期四海同。1